北京房山上万村文化惠民:翰墨书

北京房山上万村文化惠民:翰墨书

2月3日上午,北京市房山区青龙湖镇上万村“少年军校”礼堂,由多...

“书画赠军嫂·拥军在路上”温暖

“书画赠军嫂·拥军在路上”温暖

军嫂网1月25日讯 (牟笛 许蕾)为了进一步弘扬拥军优属、拥政爱...

退伍老兵回归部队献歌 陪老战友

退伍老兵回归部队献歌 陪老战友

潇公子,原名刘潇,原北京武警部队的一名退役军人,本着退伍不...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文化 > 正文

给部队“送快递”的他们

2018-02-10 05:43  作者:陈准  来源:中国军视网   浏览:  我要评论

导读:大个子班长邹忠强,湖北宜昌人,第五年兵。我来自湖南长沙,第四年兵。 因为一次押运任务,我和邹忠强在铁路上足足跑了八个月。邹忠强说,这次还真不算长,话说得云淡风轻。可对于我来说,当时的日子就跟脚下无限延伸的铁轨一样,不知道哪里是尽头。 1 前年9月,天还比较热,指导员房间里的风扇呼呼喘着粗气。邹忠强和我受

大个子班长邹忠强,湖北宜昌人,第五年兵。我来自湖南长沙,第四年兵。

因为一次押运任务,我和邹忠强在铁路上足足跑了八个月。邹忠强说,这次还真不算长,话说得云淡风轻。可对于我来说,当时的日子就跟脚下无限延伸的铁轨一样,不知道哪里是尽头。

1

前年9月,天还比较热,指导员房间里的风扇呼呼喘着粗气。邹忠强和我受领任务:整列运输,伴随押运,保障某部执行任务。

因为第一次执行押运任务,我内心有些躁动。邹忠强倒是很冷静,跟指导员商量了许多具体的事情。他身高一米八六,篮球打得不错,我们都叫他大个子。看到他不慌不忙,我心里便踏实了许多。

之前学过押运职责和专业技能,但都是纸上谈兵啊。我追着大个子问:“路上要干些什么?”大个子如数家珍:“操控发电机,调控车内温度,提供照明和生活用电,提供备用被褥,对列车上的装备器械进行维护保养和普通检修……”

我嫌他一口气说得太多记不住,他则干脆甩给我一个鄙视的眼神。

车走得比较慢,逢站必停,遇车必让。快车一天就能抵达的地方,我们走了两天才过半程,在襄樊站停靠。列车上没法洗澡,两天下来,浑身黏糊糊的。车一停,我们就跑进车站厕所,用凉水狠劲儿地冲,感觉特别舒服。

那天正好是中秋节,任务官兵给我们送来一盘拍黄瓜和烤鸭。他们则沿站台散开,一堆一堆围坐,吃着东西唱着歌,热闹非凡。因为要看护列车,我跟大个子就在车里头,边吃边看风景。

猛然发现大个子眼神有些发直,我立即就明白了:我们停靠的地方离大个子的家并不远。我调侃道:“过家门而不入,大禹为治水,大个子为任务!”大个子咧嘴一笑,起身干活去了。

第二天,顺利抵达目的地。任务官兵组织会餐,也叫上我俩。粉蒸肉真是香啊,我一连吃了好几碗米饭,顺便偷偷瞄了瞄大个子,他那狼吞虎咽的架势,比我还馋。

而这种对正常饮食的渴望,对于大个子和我来说,才刚刚开始。

2

那天任务刚结束,我们就接到指令,就地接替另外两名战友,继续执行任务。

那两名战友已经在铁路线上走了一年多,带队的班长文园园跟我们交代了许多事情,说这次押运的是正儿八经的杀手锏武器。大个子这次没怎么说话,只是说做好充分准备,出发之前要进行实装操作训练。

我们接手的是一个圆鼓鼓的铁皮罐,战友们叫它“大肚子”,导弹就装在那里头。走近“大肚子”,我挺激动的:终于见到真家伙了,生猛!战友们要知道我跟导弹武器零距离接触,还不得羡慕死?大个子则提醒我:不要走神,专心训练。

“大肚子”跟生活车不一样,生活车的柴油机装在车底,“大肚子”的装在跟我们一层铁皮之隔的操作间。柴油机一启动,噪音特别大,震动也很强烈。我们的训练,从操作柴油机开始,然后就是开关车门、连接铁路过渡轨,等等。

看似简单的动作,大个子带着我练了整整五天后,才说了一个字——“行”。这个字,让我跟拿到技能资格证一样兴奋。大个子跳下“大肚子”,往铁路上一指:“马上就有用武之地啦!”

押运兵的舞台,就在铁路上。

接下来,就是静静等待出发指令。一天又一天,我们每天盼望着来通知。两个多月过去,服装已从短袖换到了棉大衣,我们的等待就跟铁轨一样,单一、坚硬、漫长。接到出发通知时,我已经麻木得没有出征的感觉。

铁轨,往前延伸。这次,我特别希望能停靠。因为停靠下来,我们就能看看“大肚子”里头的宝贝疙瘩。第一次停靠时,我的想法甚至有点可笑:宝贝疙瘩还在不在里头?

不停靠的时候,我跟大个子把话都说完了,重复最多的就是:“这个宝贝疙瘩什么时候上天?”“我们能看到发射场景吗?”这样的话题带给我们一路憧憬。

哐当,哐当,哐当哐当……车轮与铁轨,圆与线,奇妙的进行曲,听了无数个昼夜后,我跟大个子说,如果连队创作《押运兵之歌》,一定要把这个节奏加进去。

顺利抵达目的地后,“大肚子”被转交给任务官兵。我跟大个子守在外头,看着“大肚子”空着肚子被推出来,心里顿时觉得一空。

大个子转身要走时,突然又转过去,敬了个军礼,久久没放下……那种情景,让我想起送战友上战场的壮烈。

给部队“送快递”的他们

3

再出发,一路向北,拉部分装备返厂检修,方式是零担运输。

零担运输是铁路押运术语,即从出发到目的地,只有几节车厢,一路挂靠在不同的车后面。零担运输意味着下一站不知道在哪里停靠、停靠多久。

这一程,“大肚子”是空的,可我们发现车门关不上了。大个子弄来梯子,爬上去检查,发现是合页螺丝生锈了。擦除锈蚀,抹上黄油,我们合力才把门关上。

因为这个小故障,我们对装备检查得更加频繁。相继也出现过一些小问题,比如,柴油机启动后不久就停了,检查发现是喷油嘴漏油,卸下输油管切掉老化的一段就可以了;车的手刹过紧影响操作,经常抹点油润滑润滑就好。

练出来的技能终于用上,心里就多了一份成就感。我想,以后再换个搭档,我也能像大个子一样,一口气交代很多事情。

又一次较长时间的停靠。这一次,我不再那么焦虑,定期去站台看看“大肚子”,做例行启动和保养。

每两天还是会接到连队的电话。有时候连队电话不来,我们就主动拨回去。在铁轨上穿行时,连队就是我们远方的家,心理上眷恋、精神上依赖的家。

列车停靠时,和家里人联系就方便一些。有时候,会听到大个子跟电话那头温柔地撒谎。这个我也会,因为我也有女朋友。毕竟不能说在哪儿、干什么,就只能编造一些话,实在编不出来,就说两个字:“保密。”

没几天就要过年了,连队更加关注我们。原来两天一次的电话,换成了一天一次甚至好几次。

车停靠商丘站时,我们去附近老乡家买菜。老乡问我们干啥的。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大个子说:押车的。老乡挺热情,把准备好的年货卖给我们。有位老乡还送了几个小菜,给钱也不收,说不值钱。大个子说:“不能说不值钱呀,这深情厚谊,钱都买不来!”

除夕夜,大个子和我一起度过。因为是零担运输,我们车后头还挂上了另一支部队的车,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但他们人多,聚在车站边唱歌、吃年夜饭。

大个子说:“不知道连队的兄弟们今夜怎么过?”我笑笑:“会餐呗!”突然就有点伤感,特别想念连队的食堂和战友。大个子拿出电话,我俩跟远方的战友挨个儿说话、拜年、祝福。

我至今仍清楚地记得那一夜商丘的烟火。

给部队“送快递”的他们

4

终于,我们回到第一站停靠的城市,抵达目的地。

我们押走的导弹最后发射得怎么样?这边的负责人比我们清楚。他们说,导弹发射成功了,非常精准!还说,这里头有你们的功劳!我和大个子心里美滋滋的。

车停靠在站台上。这时候,不再需要大个子提醒,我开始启动检查。因为这一趟下来,押运职责已经成为我的行动自觉。

出发前,连队在车上配备了文体器材箱、移动书柜和影碟机。八个月的时间过去,书和光碟都反复看过了,就连柴油机的说明书,我们都不知道研究过多少回,虽然还是不敢拆卸、组装,但大个子说以后遇到退役的柴油机,一定要试试身手。

驻地的军代表送我们走的时候说:“欢迎下次再来!”下次?那可就说不准了。但不管是谁来,都叫押运兵。

我和大个子心情都很急迫,希望尽早回到连队。

记得刚下连时,大个子和另外两个高个子,在后脑勺上理出三个字母:T、Y、L,代表“铁运连”的意思。连长为这事还发了火,说他们胡闹,违反军容风纪。

每天出操、训练,高个子站排头,一抬眼就能看到“T、Y、L”,心里就有一种跟着连队前进的感觉。

“人分四方心不散,押运万里连为家。”我突然想起这句连训,好久没有跟战友们一起,声嘶力竭地吼这句话了。

启程,下一站,我的铁运连站台。

本文章是小编的原创文章哦,感觉还不错的读者们,打赏鼓励下哦!小编会继续努力的。

感谢您的支持,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赏
欢迎微信扫一扫打赏鼓励小编!

责任编辑:【李新芳

军嫂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军嫂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军嫂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军嫂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军嫂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 010-88266700

※ 投稿邮箱: junsaozg168@163.com

  • 文化
  • 政策
  • 教育
  • 科技
  • 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