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回忆录:那片飘雪的青春

老兵回忆录:那片飘雪的青春

记忆中的新兵时光,是漫天飘飞的雪花。 记录中的老兵日记,是片...

一场献给退伍老兵的联欢会

一场献给退伍老兵的联欢会

站岗执勤有你们,比武竞赛有你们,演习拉练有你们,抢险救援有你...

“说出我的心愿”活动畅通言路

“说出我的心愿”活动畅通言路

走进武警安徽总队滁州支队所属各基层单位,官兵生活宿舍楼,文体...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文化 > 正文

百岁女军医的心声 叶惠方 没有任何技术可以取代爱心

2017-09-06 22:08  作者:李 骏  来源:中国军视网   浏览:  我要评论

导读:人吃五谷杂粮,哪能不生病?生病之后去见医生,你觉得什么最重要? 有人说,是技术;也有人说,是医德。当然,最好的是德技双馨。而我,却通过近距离地感受一位世纪老人的人生之路,得出这样一个结论,那就是没有任何技术可以取代爱心。 在解放军总医院,就有这样一位撒向人间皆是爱的百岁专家,她的一生,都是为了别人活着;

人吃五谷杂粮,哪能不生病?生病之后去见医生,你觉得什么最重要?

有人说,是技术;也有人说,是医德。当然,最好的是德技双馨。而我,却通过近距离地感受一位世纪老人的人生之路,得出这样一个结论,那就是“没有任何技术可以取代爱心”。

在解放军总医院,就有这样一位“撒向人间皆是爱”的百岁专家,她的一生,都是为了别人活着;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别人活得更好。这位百岁老人的大爱与大美,持续了整整一个世纪,爱到人间极致,也美得令人仰望。

她,就是解放军总医院妇产科的原主任、主任医师、一级教授叶惠方。

叶惠方教授1917年出生在广东,父亲是位医生,母亲是国内首批女子教会的学生。按说当时在这种条件下生活应该不成问题,可她父亲乐善好施,为病人看病经常不收钱,还不时接济周围的贫苦人家,生活便因此过得非常拮据。叶惠方小小年纪便学会了自强自立,乐于助人。

1934年,17岁的叶惠方考上了燕京大学,后转入北平医科大学学习。“珍珠港事件”后,日本人强行接管了学校。叶惠方当时正在读大学四年级。伪政府控制下的学校当局出了一个题为“大东亚共荣圈”的考题。叶惠方当即和许多同学愤然退出考场,以示抗议。不愿做亡国奴的她离开北平,到上海医学院打算修完余下的课程。在那里,叶惠方与家里断了音信,加之战乱,薪金常常跟不上物价,她只好靠变卖衣物度日。叶惠方还常常鼓励同学们说:“再困难,我们也要把书读完,祖国总有一天会需要我们的。” 1942年,叶惠方不愿在汪伪政府统治下生活,便又离开上海,先后到重庆中央医院和天津中央医院当医生。直到1948年协和医院复校时,她才回到北平,任协和医院妇产科住院总医师,成为著名妇产专家林巧稚教授的弟子。

百岁女军医的心声 叶惠方:没有任何技术可以取代爱心

就在这时,家里一位在国民党空军任职的叔叔好不容易联系上了叶惠方。面对已替她办好行李托运手续的叔叔,叶惠方却说:“我是爱你们的,但我觉得自己的根在这里,我的导师们也在这里。请你们原谅我吧,我真的不能和你们一起走。” “一个人不能选择历史,但可以选择自己的追求。”叶惠方挂在嘴边的这句话,概括了她闪光的人生。

师从妇产科名医林巧稚之后,一次,有人请林大夫为两位高干的夫人特别安排一下。林大夫转头对叶惠方说:“什么是特别?病情重才是特别。”这句话让叶惠方记了一辈子。

有一天,叶惠方查房,发现病人不在,等了一阵仍不见踪影。她猛然想到,病人莫非上厕所出事了?叶惠方赶去一看,果然病人晕倒在厕所,门还被从里面插上了。当时的厕所门下面是悬空的,叶惠方不顾脏臭钻进去,一把托起了病人。这一举动受到了林大夫的称赞。

林教授5年的耳提面命影响了叶惠方的一生。后来,她听从了老师的教诲,做了风险大、责任重的产科医生。

就在她事业蒸蒸日上时,1953年,中央军委决定组建301医院。叶惠方被选为第一批借调的技术骨干来到了301医院。

那时,301医院一切都刚刚起步。协和医院稍有成就的医生都不愿来,怕影响自己在学术和研究领域的发展。然而面对从抗美援朝前线下来的伤病员,面对新中国的千疮百孔,叶惠方想到的却不单是个人的发展,她毅然来到了五棵松这块寒鸦乱飞、坟茔遍地的荒漠西郊艰难创业。为了医院和科室建设,叶惠方不仅日夜加班制订规章制度,培训技术骨干,还想方设法为科室建设操劳。只要科里需要,叶惠方便把家里有用的物件都毫不犹豫地拿到科里,小到一双拖鞋、一个电炉,大到幻灯机、录音机、照相机。

在她的带领下,尽管只有20多张床位,一位主治医生和两位住院医生,科室在短时间内终于因陋就简地搭建起来了。她日以继夜手把手地教,逐个细节地指导……建科第二年,便荣立了集体三等功。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妇产科很快在军内外有了影响。一批批技术骨干和业务尖子迅速成长,后来都成为军队妇产事业的中坚力量。

20世纪60年代,国内妇产医学界认为患有心脏病的人禁忌剖宫产。1964年,叶惠方打破了这一禁忌。当时内分泌科收治了一位患有严重心脏病的产妇。为了挽救孕妇和胎儿的生命,叶惠方决定铤而走险。有人劝她不要拿名声和地位开玩笑,她说:“两条生命啊,眼睁睁地看着生命在眼前消失而不试一试,那叫什么医生!”责任和勇气引领叶惠方走上手术台。她最终凭借精湛的技术和发自内心的真爱,带着患者成功闯过“鬼门关”。

然而,就在叶惠方准备继续大干一场的时候,“文化大革命”爆发了。因为亲属大都在国外,叶惠方被打成了“国际特务”和“反动学术权威”。造反派罚她去扫厕所,贬她当卫生员。整个科室的勤杂工作全落在她头上。为了完成这超负荷的工作,她常常凌晨4点钟起床,5点多赶到科室拖地板、刷厕所、冲便盆和外送消毒器械,晚上8点以后才收工。看到她不停被批斗,许多善良的人生怕叶惠方受不住打击会自杀,但她们听到的不是叶惠方的哭声,却是她的歌声。叶惠方喜欢唱歌,她一边劳动一边高唱《毛主席语录》歌,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鼓励自己要好好活下去。虽然叶惠方属于靠边站,但每次科里遇到难以进行的手术,又会把她这个“卫生员”叫回手术台手术,等手术结束后再继续打扫卫生。她既不生气,也不摆谱,随叫随到。而当碰到需要输血的新生婴儿时,作为“反动派”的叶惠方总是挽起自己的衣袖,以不容置疑的口吻对护士说:“我是O型血,赶快抽我的!”

叶惠方平反后,有人问她为什么那么乐观,她说:“我没做过一件对不起党的事,怕什么?我没有错,错的是他们!而他们并不代表党。我相信我们的党,总有一天一切都会好起来。”

平反后的叶惠方依然担任妇产科主任,可她从来没再提过那些不愉快的事。那些人找她看病,她从不记恨。有位“文革”期间曾动手打过她的人后来在她手下工作,她也从不计较,就像一切没有发生似的。有人劝她不要对那些人太好,可她却说:“过去的事都过去了,只能怪那个时代,不能怪他们,他们也是受害者。”她的宽容与善良,博大与无私,使那些人非常内疚。惭愧之余,他们后悔地说:“悔不该我们当初那样对待叶主任,如果有机会,我们真愿为她做些什么来补偿。”叶惠方知道后说:“我要什么补偿呢?大家把心放在科室里,多为党做点事,就行了。”

叶惠方认为,医生的爱不是空的,必须要热爱本职,做到技术精湛。因此,她在国内首次推行了“无痛分娩法”,并创下科室剖宫产率在北京最低的纪录;她率先实行了“产科休养室主任负责制”,推行了一切为病人的病区“无声运动”,建立了“产前门诊分段预约制”。她主编及翻译的医学书籍有10多本,有的被全国作为教材使用,有的至今已连续再版7次,印数达几十万册,成为医学科普书系中的畅销书。工作以来,她先后培养出了近百名业务骨干、研究生和知名专家,有的甚至已经当上了院士。

正是由于对党的事业无比执着,叶惠方对个人的名利看得很淡,而对科室的发展看得很重。她从不为自己的私事求人,可为了学科建设和人才培养,她一次次通过朋友疏通关系,选派年轻医生外出学习深造。上世纪90年代,她甚至将亲人汇给自己的2000美元交给院里作为公费,派年轻医生翁云霞外出深造。当在外节衣缩食、瘦了整整 16斤的翁云霞学成归来,将省下来的100 多美金交到叶惠方手中时,却受到叶惠方的“严厉斥责”:“你怎么这么不懂事?钱花了可以再来,身体搞坏了,你学成了又有什么用呢?”至今,已是知名专家的翁云霞教授每每提起这件事,都禁不住泪水涌溢:“她把这么多钱拿出来作为我学习的费用,可她自己连西瓜皮、橘子皮甚至鱼鳞都舍不得丢,而是做成各种小吃食……我怎么忍心将她的钱用在吃穿上呢?”

41岁时,叶惠方已是妇产科领域公认的“一把刀”。然而,她并没有独享这份盛誉。在事业如日中天时,她出人意料地坚决把科主任的位子让了出来,让年轻人走上主刀位置,自己则从事妇女保健工作的研究。面对一些人不解的眼光,她说:“如果科室长期只有‘一把刀’,那就是一场灾难。只有把‘一把刀’变成‘多把刀’,科室的发展才有前途。”

对科室、对工作、对同事如此,对病人,叶惠方更是倾注了一生的心血。因为她爱病人、为病人着想是出了名的。一个怀孕4个月的患者,因食欲差、腹胀就医检查,结果发现转氨酶高达200(现在的80单位)。多数医生建议她中止妊娠。心如刀绞的孕妇在几乎绝望之时慕名找到了叶教授。叶惠方对所有检查结果一一分析后,认为她的转氨酶高不是肝炎造成的,并建议她保住孩子,定时随诊。不出叶教授所料,这位妇女后来转氨酶一直停留在一个稳定的基数上,几个月后,生下了一个胖儿子,如今那个孩子已从北京大学毕业,成为国家的有用之才。

百岁女军医的心声 叶惠方:没有任何技术可以取代爱心

有人说,叶惠方为病人做的好事,像天上的星星,数也数不清。她到底为病人输过多少次血,谁也说不清。至于为病人垫付住院费、医药费,在叶惠方看来,也十分平常。

一年春天,一对农民夫妇带着患先天性肛门闭锁的孩子,千里迢迢从苏北来总医院求医。他们别说是给孩子看病,连住旅馆的钱也掏不起。为了便于观察和解决病人的困难,叶惠方将这一家三口带到自己家中,管吃管喝不说,还替病人代交部分医药费。患儿实施手术后,时常弄得浑身粪便,满屋脏臭。他们一住就是两个多月,叶惠方从没一句怨言。一年后,患儿来院实施第二期手术,全家三口再次住进叶惠方的家,直到患儿痊愈。临行前,孩子的父母面对叶惠方泣不成声,长跪不起。叶惠方说:“我是一名普通的共产党员。共产党员不就是应该这样做的吗?”

1992年,我国开始实行专家门诊制度后,作为全国知名的专家,叶老照旧坚持看普通门诊。有人问她为什么不坐诊专家门诊,她淡淡地说:“怕麻烦,不想去办手续。”但了解她的人知道,她是想为老百姓省点钱。从退休算起20多年来,她一直坚持出门诊,却从来不要属于她的那份劳务费。有人问她:“教授,你为什么不要劳务费呀?”她说:“我要它干什么?医生看病,就是为了救死扶伤。给我钱,我也要捐出去的。”

叶惠方的省吃俭用,在医院是出了名的。她一年四季的服装,大多是居住在香港的妹妹淘汰的,多年行医所用的钢笔是女儿20年前送给她的,戴的手表是儿子送给老伴的,后来又传到她手上。家里的床是上世纪40年代从旧货摊上买的,家具不是婆婆的嫁妆,就是父亲的遗物,有的破烂得有碍观瞻,她就用布帘、花盆挡起来……然而,就是这样一位节俭得近乎吝啬的老人,却动辄三五百,甚至成千上万元地为“希望工程”和贫困山区的失学儿童捐款。连原总后勤部发给她的“伯乐奖”奖金5000元,她都一分不留捐给了中华慈善总会特殊儿童救助部。

1995年,叶惠方的丈夫因脑血管疾病不幸去世,可她坚决不让在国外的子女们回来,并要求丧事一切从简。子女们想给父亲买一块好的墓地,可她不仅没有买墓地,反而在丈夫的追悼会上做出了惊人之举——将组织发的7300元抚恤金,加上自己的2700元积蓄,凑了整整1万元捐给了“希望工程”。叶惠方在家里弹了一曲肖邦的《安魂曲》为丈夫送行。曲终后,她请人在婆婆的坟后边挖了一个小坑,将丈夫的骨灰掩埋。她对人说:“以后我死了,如果骨骼没人要,就把我的骨灰也埋在这个坑里!”帮助掩埋骨灰的妇产科实验室张全的眼睛都湿润了,说:“叶老,您何必这么节省?”叶惠方答:“这正是我和老伴生前所希望的,这是我对他最好的纪念。我们国家还有几千万农民没有脱贫,还有几千万失学的孩子……”

叶惠方的老家在广州,她想把一幢价值几百万的房产,捐赠给广州的一所中学。为达成这个心愿,10年里,她先后 7次自掏车费南下广州商谈捐赠事宜。捐赠签字那天,许多人想一睹这位老人的“风采”,可叶惠方签完字就走了,连简短的交接仪式都没参加。

叶老常说一句话:“物尽其用,人尽其才。尽管社会经济发展了,但还是要把有限的钱物用在实处,为更多的人谋福利,无谓的浪费就是犯罪,就对不起子孙后代。”

退休后的叶惠方本来可以安享晚年了,但她还在为科室、为关心下一代发挥余热。她认为外语是年轻一代打开世界科学殿堂之门的金钥匙。为此,从退休那年起,她便创办了英语培训班,义务辅导各类人员学英语,而且一干就是十几年。小学生学英语精力不易集中,她就自编英文歌曲教唱以激发孩子们的学习兴趣;成年人学英语工学矛盾突出,她就不厌其烦地给予补课。一位年轻医生跟叶惠方学完英文教材后,钦佩之余,觉得叶教授要把这本书录成音带就好了。叶惠方得知这位年轻医生的想法后,很快把那部400页的英文教材一字一句地录成磁带送给了她。捧着磁带,这位年轻医生泪如泉涌。

百岁女军医的心声 叶惠方:没有任何技术可以取代爱心

1999年7月,叶教授到美国探亲,临走时把一封信交给了科里。科里人打开一看,里面是一份遗嘱,上面写着:“我老了,不管在国内还是国外,万一发生不幸,没有生命价值时,请组织不要进行无谓的抢救。假若我的躯体还可以用作研究,请首先问301医院是否需要,如果301不需要的话看北京其他医院是否需要。”捧着这封沉甸甸的信,科里的人全都哭了。在他们眼里,身边这样一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一个真正共产党员的形象,永远是那样真实和高大……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冰心老人说过,有了爱,便有了一切。也有人说,爱是一剂良药。

透过叶惠方这位百岁老人的人生经历,我懂得了一个浅显的道理:那就是任何技术与爱心相比,都不值一提。正是因为了爱心,她才“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才成为这个时代的榜样,成为当下社会最稀缺的信仰。她那一片真挚的赤诚之情,感人肺腑;那一颗执着的赤子之心,义重情深。面对这位真正的共产党员和时代丰碑,她用百年传奇般的人生经历,送给我们一个朴实的人生劝告:有坚定信仰与大爱的人,必定有不变的忠诚;有了不变的忠诚与大爱,更能坚定我们在这个时代对未来的信仰。

(作者注:本文写于2017年1月初。1月17日夜,叶惠方教授不幸辞世。谨以此文纪念她光辉而伟大的一生。祝她在天堂安息,愿她带给人间的种种美好,能够感染着世俗中所有向善向真与向美的灵魂。安息吧叶老,阴间阳界,都有着您永远的精神家园!)

本文章是小编的原创文章哦,感觉还不错的读者们,打赏鼓励下哦!小编会继续努力的。

感谢您的支持,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赏
欢迎微信扫一扫打赏鼓励小编!

责任编辑:【徐永玲

军嫂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军嫂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军嫂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军嫂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军嫂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 010-53678651

※ 投稿邮箱: junsaozg168@163.com

  • 最新
  • 人气
  • 文化
  • 政策
  • 教育
  • 科技
  • 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