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孙俩”的军旅情结

“爷孙俩”的军旅情结

与祖国同喜,与人民同贺。 ...

这个中秋,我有话对“你”说

这个中秋,我有话对“你”说

每逢佳节倍思亲,和其他节日相比,中秋更像是一个以思念为主题的...

用承载军人使命担当的双肩诠释军

用承载军人使命担当的双肩诠释军

那年9月,18岁的我怀揣着对橄榄绿的一往情深,带着一种“不在军...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情感心理 > 正文

故事|军校不缺爱情,但娶得不是梦中的她

2018-10-09 13:34  作者:康德华  来源:军嫂网  浏览:  我要评论

导读:“那片笑声让我想起那些花儿,在我生命每个角落静静为我开着……”初听不知曲中意,再听亦是曲中人;既然已是曲中人,为何还听曲中曲?如今已经当爹的小韩在军校同学聚会时,并没有提到曾经她喜欢的那个“天山来客”。

如果大学比作象牙塔的话,那么军校便是象牙塔中最为典雅、圣洁的地方了。这里从不缺少有关爱情的话题,如柴可夫斯基的芭蕾舞剧《天鹅湖》那样,美丽而又充盈着悲伤。

当人生的第一次爱情和所谓的缘分,没有预兆地朝你奔涌而来时,那种感觉,往往是无法拒绝和躲避的。也许很多故事注定会落幕就散场,而那时的我们却乐此不疲地在剧中担任着主角! 

“夜未央,胡琴声扬;弦温热,人聚月倚墙……”夜静谧,一曲中国风的乐律在耳畔轻绕,许多往事也越发地清晰起来——记忆中你青涩的脸,和那张泛黄的老照片。

故事的开始,还是从浑身充满着阳光的大帅哥、同学韩冬说起吧。他热爱文学酷爱写作,是余秋雨、席慕蓉、徐志摩的铁杆粉丝,还有个笔名叫‘九月羊’,听起来都挺文艺的。每每闲暇小聚时,情到深处他总要用自己的“韩式风格”为大家“吟诗一首”的。

那时,我们入学的学员几乎每人都有一个家用电器——收音机,它是我们平时排遣寂寞、心灵释放、缓解疲劳的最好工具。

“评书联播”“情感热线”“幽默笑话”“潘大夫热线”“有奖征文”等节目很受大家的欢迎。放学时,为了寻找电台信号,自制的天线已经莫名地延伸到了窗外。韩冬也不列外,他最爱“有奖征文”这个节目,这个节目主要是征集散文、诗歌作品,然后评选出优秀作品展播,那时韩冬经常把写好的诗歌投到节目组,同学们都向盼年三十的团圆饭一样,期待着,期待着……

苦心人,天不负。终于有一天,韩冬满心欢喜地通知大家署名“九月羊”的诗歌今晚就要播放啦!随后的一段很长时间里,节目组播放频率最高的是“九月羊”和一个名叫“天山来客”的作品。

韩冬很喜欢听“天山来客”的作品,后经电台那里了解,“天山来客”是一个女孩。不知是什么时候养成的习惯,每次听完广播,韩冬都会将女孩的作品记录下来。重新咀嚼时,或是一声叹息、或是拍手叫好,有时身边的人会被韩冬的举动所惊厥到。

韩冬变了,慢慢地沉默寡言、心事重重起来。了解他的人知道,他恋爱了。他恋上那个未曾谋面的“天上来客”,很疯狂,很热烈。

“决定了,我要向她表白。”经过3个多月搜罗女孩的资料,韩冬知道了“天山来客”是哈尔滨的一名在校大学生,后通过电台要来了地址和联系方式。韩冬的大脑燃烧了,穷极所有,写了一封长达10几页近4000字的“表白信”。

从小就对军人有着特殊情结的“天山来客”被韩冬的真诚、勇敢和对爱情执念而打动了。信中让女孩知道了他是一名同样喜欢读书、酷爱文学的军校学员。

“我遇见谁,会有怎样的对白,我等的人他在多远的未来……”在转角处通过无线电波音符相知相识的两个陌生人被隐形的红线牵到了一起。

那种感觉,似乎彼此已相识多年,两颗年轻怦动的心,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了爱的归宿;一次偶然的触动,在电波飞逝后铭刻永恒。爱的信鸽,穿越了冬雪,穿越了春花,穿越了夏雨,穿越了秋黄。从此,躁动的心不再茫然,所有的意境不再虚幻,春城、冰城一线牵,距离不再遥远。

爱,是无声的话语;爱,是亘古不变的传奇。一段时间里,韩冬为了爱情“斗智斗勇”,为了爱情“冥思苦想”。韩冬用微薄的津贴和稿费购买了一部手机,每天熄灯号吹响后,待学员队领导查铺后,韩冬都要火急火燎地跑到厕所偷偷地给“天外来客”打电话,即便队领导查铺时发现他不在,我们也会为韩冬打各种各样的圆场。细细数来,这个“圆场”我们为他坚守了3年,直到毕业。

“我到长春来看你了,能请假吗?”那是军校第2年的一天,韩冬手机收到“天外来客”信息,他欣喜若狂,心跳迅速加快,要知道他俩认识快半年,只是用书信、短信传递爱恋,即便是有发过照片,样子也十分模糊。

暗喜过后,韩冬也犯愁了,因为是正课时间,请不了假。都说沉溺于爱河里的人们大脑都变得简单了起来,韩冬也如此。他果断选择翻墙出去。侦察成熟后,韩冬还不忘回到宿舍让我们帮他打圆场。

总有些事情让人无法预判。韩冬溜到室外厕所院墙处,毫不犹豫跳过去。落地那一刻,彻底懵了,准确的说是被吓懵的,距离他2米处,两只大狼狗瞪着血红的眼睛和他对视着,没有错,韩冬掉到狗圈里了。

两只大狗开始狂吠起来,幸好狗主人及时发现,要不后果还真不好说。狗主人通知了学员队,已经瘫软在地上的韩冬被我们几个搀扶着回到了宿舍。也因此受到了严肃的处理。

面没有见成,还挨了批评。韩冬把原因归结在两只大狗的身上。无奈之下,只是草草地给女孩回了一条开脱的短信。两个人也为此冷战数日,直到放暑假两人见面才把疙瘩解开。

“处对象了,应该向家里报告一下了。”这次暑假到家的第一件事韩冬便把他和“天山来客”的恋情一五一十地和父母表述出来了。

那时候,农村人的思想还是比较传统的,婚姻的大事父母这一关过不了,任凭你准备什么冠冕堂皇的说辞,都白搭。话一出口,父亲抽着旱烟,眯着眼睛略有所思地没吱声,而母亲却接过话茬冷冷地说:“你这孩子,怎么欠考虑呢,巧凤怎么办?”

提起巧凤,韩冬猛一激灵,巧凤是他高考失利,参军前经父母双方私定的准儿媳。他和巧凤在一个村里,巧凤她爹在村委会当主任,初中没毕业的她就留在村里幼儿园当老师兼村广播站播音员,两家人都很同意,为此,韩冬的父母在村里的地位也蛮高的。

“都什么年代了,父母还承包婚事,我不同意!”韩冬斩钉截铁的一番话彻底激怒了一声不吭的父亲,二话没说,韩老爹上去就是一个大耳瓜子。“我告诉你小子不喜欢也得喜欢,去年巧凤她妈给你妈一个大金镯子,今年春天还给咱家一个牛犊子,这门亲事不成,你让我和你妈的老脸往哪搁!”

韩冬沉默了,那个对于很多人早已进入梦乡的夜,对于他来说却那样的漫长。韩冬的天平上一边是母亲的金镯子和父亲的牛崽子,一边是心爱着的“天上来客”……博弈间,韩冬遵循了父母的意见,最终,在左邻右舍的祝福声中与巧凤结为了夫妇。

故事讲到这,似乎我们都在为“九月羊”和“天山来客”没能在一起而感动惋惜,而现实就是如此。

“那片笑声让我想起那些花儿,在我生命每个角落静静为我开着……”初听不知曲中意,再听亦是曲中人;既然已是曲中人,为何还听曲中曲?如今已经当爹的小韩在军校同学聚会时,并没有提到曾经她喜欢的那个“天山来客”。

本文章是小编的原创文章哦,感觉还不错的读者们,打赏鼓励下哦!小编会继续努力的。

感谢您的支持,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赏
欢迎微信扫一扫打赏鼓励小编!

责任编辑:【屈庆山

军嫂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军嫂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军嫂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军嫂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军嫂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我们将在第一时间进行删除。

※ 联系方式: 010-88266700

※ 投稿邮箱: junsaozg168@163.com

  • 文化
  • 政策
  • 心理
  • 教育
  • 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