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孙俩”的军旅情结

“爷孙俩”的军旅情结

与祖国同喜,与人民同贺。 ...

这个中秋,我有话对“你”说

这个中秋,我有话对“你”说

每逢佳节倍思亲,和其他节日相比,中秋更像是一个以思念为主题的...

用承载军人使命担当的双肩诠释军

用承载军人使命担当的双肩诠释军

那年9月,18岁的我怀揣着对橄榄绿的一往情深,带着一种“不在军...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情感心理 > 正文

魂守疆土,相思种在三角山

2018-08-12 17:47  作者:王书燕  来源:军嫂网  浏览:  我要评论

导读:就在老连长走后的第三年,我们的郭凤荣嫂子带着五岁的儿子,在三角山的哨所旁亲手栽下了这棵相思树,她每年带着一点点长高的儿子来这里,守望这条呜咽的河流,为这棵相思树浇水,她把这棵树当做自己的爱人一样呵护。

深秋的三角山,已经有了些许的寒意,一场初雪虽已融尽,枝头的斑斓却已被秋风渐渐凋零,满地的落叶如倦意瑟缩的蝴蝶,憔悴了秋的容颜。一行行雁阵飞过后,不免在人的心头袭过淡淡的凄凉。这就是季节无情的更迭,把大自然又向季节的更深处推进一步,只有落叶松金黄的叶子还努力坚持在树冠为秋梳妆。偶尔有樟子松挺拔的身影在山上、路边或隐或现,那顽强的生命力,不禁让我想到巡逻在边防线上官兵的身影,那一幕幕清晰的画面又萦回我的眼前。

越野车像奔赴战场的勇士,车轮带着呼呼的山风向前行驶着,斜阳透过车窗暖暖地洒在身上,可我还在想着北疆三角山哨所的那颗相思树。是否还是4年前的模样,正是那一次的偶然到访,让我知道了这棵相思树的故事,也让我长久地牵念并牢牢地记住了一个伟大军嫂的名字——郭凤荣。

我的视线一点一点拉近了与哨所的距离,我的心率也不由得加快。当我的双脚踏上三角山这一刻,又见眼前的哨所和哨所旁的相思树,仿佛久别的朋友伫立相迎,泪水霎时浸满了我的双眼。

我把手中的一束白菊花慢慢地放在树下,如同放下我一颗思念的心。我在心里默默地喊了一声:“嫂子您好!我来看您了。我代表边防线上所有官兵的妻子为您献上这束菊花,献上我真挚的问候和敬意,嫂子请原谅我惊扰了你们夫妻的安宁……”

此时,夕阳刚刚落进山坳,天边的余晖披撒在山顶的哨所。我想,这徐徐的晚风,一定会把相思树下的这束菊香,吹到山脚下日夜流淌的努木尔根河……吹到河对面那座寂寞的山头吧,那里是郭凤荣嫂子和老连长长眠的地方。努木尔根河绕过九曲十八弯,弯弯都是她捋不尽的情愁,这条潺潺的河水流多远,她的相思就有多远。走下哨所,在一名连队干部的陪同下,我又登上了埋着老连长衣冠冢的山头,衣冠冢里还埋着郭凤荣嫂子的部分骨灰,这是她生前的遗愿。我把手中的菊花轻轻地在石碑前摆放好,深深地为老连长和嫂子鞠了三个躬。我想,他们夫妻安眠在地下也不忘守卫着这片疆土,我心底再一次生出由衷的敬意。他们夫妇若九泉有知,也会欣慰。

转身下山时,望着山脚流淌不息的哈拉哈河,想着撒在河流里嫂子的另一半骨灰,我的眼泪再次滑落。我们的嫂子已经去寻找她的爱人,我坚信无论是天涯海角,嫂子一定能找到。

夜里,我住在三角山脚下的连队,夜的宁静让我的思绪像无缰的野马,任意驰骋在渺无人烟的边境线上……

次日清晨,我和宝林走出连队的大门,顺着眼前这条官兵们走过无数次的巡逻路来到河边,湍急的河水挡住了脚下的路。宝林指着这条河对我说:“河对面还有很远一段路程,每次巡逻,都要趟过这条河继续前行……20多年前的一个春天,老连长李相恩就牺牲在这里!当时,是老连长的战马跑回连部送的信,战士们看到战马独自跑回来,就知道一定是连长出事了,当战友们赶到哈拉哈河边,只听到和老连长一起出来巡逻的两名战士在不停地呼喊着老连长。长风呼吼,河水呜咽,战友们和当地的老百姓打捞了4个昼夜,也没能找到老连长的遗体,而我们的老连长却再也没有回来。”

北疆的五月,依然是春寒料峭。上路巡逻的官兵必需穿着厚厚的棉衣才可出行。每一次巡逻,老连长都会认真地检查好马匹和随身的必备品。这天李相恩老连长又和往常一样,带着两名战士骑马走到这条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巡逻路,这条路上四季的变换,如影像般刻在老连长的心里。路上每一段林子的疏密以及哪棵松树和白桦树的位置,在老连长的心里都成了坐标物。

这条巡逻路要经过一条必经之河,冬天还好说,可以走冰道。一旦到了春天开河的季节,就要骑马趟水过河。平时河水不算深,流速也平缓,骑着马很轻松就可以趟过河水。而此时,正是河流桃花汛极猛的时节,不仅水位增高,水流也比往常湍急,不时还有冰块随着急速的水流漂过。

老连长骑着马先下河准备趟趟水的深浅时,后边两名的战士的马也跟着相继下了河,正在这时一个浪头打过来,其中一名战士的马受惊,把这名战士从马上摔下来,老连长见此情景,来不及多想,从马背上一个鹞子翻身就跳进刺骨的冰水中,奋力地营救落水的战士。正当老连长把这名战士推到岸边时,一个更猛烈的浪头打过来,将老连长再次推进深深的漩涡中,此时老连长身上的棉衣已被冰冷的河水浸透,他已精疲力竭,迅猛的河水无情地将老连长卷入滔滔的冰河里,瞬间就没了踪影。

连队的官兵和当地的老百姓沿着哈拉哈打捞了4个昼夜,也没能找到老连长的遗体,老连长的爱人抱着年仅两岁的儿子李心赶到这里,在河边守候了30个日日夜夜,几次哭昏过去,醒来时,战友们都劝她回连队休息,可是谁也劝不动她,她就在哨所里守着,哨所地势高,她想在这里看哈拉哈河看得更清楚,更远。可是她喊破了喉咙,哭哑了嗓子,也没能把老连长喊回来。就在老连长走后的第三年,我们的郭凤荣嫂子带着五岁的儿子,在三角山的哨所旁亲手栽下了这棵相思树,她每年带着一点点长高的儿子来这里,守望这条呜咽的河流,为这棵相思树浇水,她把这棵树当做自己的爱人一样呵护。

在这漫长的20多年来,郭凤荣嫂子从来没有向部队提过任何要求,政府的关照她也不曾接受,就这样一个人含辛茹苦不仅自己将年幼的孩子抚养成人,还将老连长的父母养老送终。正当他们的儿子李心大学毕业时,郭凤荣嫂子却检查出肝癌,而且是晚期。她很平静地对儿子说,等她走后,一定要把她的骨灰一半撒进哈拉哈河里,一半埋在河对面山坡丈夫的衣冠冢里,这样她就可以和爱人长相厮守,再也不分开。

2011年,我来到这里是宝林给我讲的这个故事,那时宝林还是这里的连长。在这4年的时光里,我依然忘不掉这个哨所这棵树。如果我不能把李相恩老连长和郭凤荣嫂子的故事写进文字里,我将永留遗憾和愧疚。

这一次,我又找到已升任营长的宝林,我们像久违的老朋友,推心置腹地长谈。宝林继续给我讲相思树的故事,讲边防线上哨所官兵和家属的故事。这些感人的事迹一次次打动我这个军嫂的心,我的眼窝一次次溢满被他们的事迹所感动的热泪。我要一个故事一个故事地去写这些最可爱的人,写他们身后那些为他们无私奉献的妻子和亲人。边防线就像一条无形的红丝线,紧紧地系着我的心,我已经把长长的相思种在三角山,种在这绵延的边防线上……

本文章是小编的原创文章哦,感觉还不错的读者们,打赏鼓励下哦!小编会继续努力的。

感谢您的支持,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赏
欢迎微信扫一扫打赏鼓励小编!

责任编辑:【屈庆山

军嫂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军嫂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军嫂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军嫂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军嫂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我们将在第一时间进行删除。

※ 联系方式: 010-88266700

※ 投稿邮箱: junsaozg168@163.com

  • 文化
  • 政策
  • 心理
  • 教育
  • 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