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孙俩”的军旅情结

“爷孙俩”的军旅情结

与祖国同喜,与人民同贺。 ...

这个中秋,我有话对“你”说

这个中秋,我有话对“你”说

每逢佳节倍思亲,和其他节日相比,中秋更像是一个以思念为主题的...

用承载军人使命担当的双肩诠释军

用承载军人使命担当的双肩诠释军

那年9月,18岁的我怀揣着对橄榄绿的一往情深,带着一种“不在军...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情感心理 > 正文

杨丽芳纪实散文《绿色军恋别样爱情》家属院

2018-07-11 13:36  作者:杨丽芳  来源:军嫂网  浏览:  我要评论

导读:嫂子跟我聊起来,她说:“做军嫂很苦的,你看我一个人带孩子,有时候连饭都做不了,更别说上班了。一个人带着她,哪里也去不了。”我不善言辞,只是听着嫂子说着她这些年的不容易 。她研究生毕业便就跟指导员结了婚,有了孩子,甚至她还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便随军来到了远离都市的军营。其实军嫂的苦,嫂子不是第

嘹亮的军号声从幽暗渺远的天空飘来,直击我的耳膜。睡梦中,我不禁嘟哝一句“好吵”,紧接着伸出右手在枕头周围搜索手机。手机仿佛是被我吵醒的,在我把枕头摸了个遍后,它碰到了我的手,那感觉真好,就好像在茫茫大海中打捞到了一根稻草。我睁开惺忪的睡眼,刺眼的屏幕上醒目的显示着让人心碎的数字:“6:00,这也太早了吧!”我在心里不停地嘀咕。

“一、二、三、四……”铿锵有力的口号声夹杂着整齐的脚步声,紧接着军号声而来。我已没有任何睡意,心想:“如果以后,都是这样,我肯定会崩溃的。”我不禁为自己以后的“军嫂生活”捏了一把汗。我躺在床上玩着手机,老鼠还如昨晚一样明目张胆的“挑衅”,我拍打着床沿,向它们发出最后的通牒,但它们似乎并不理会我。无奈,我只好“喵,喵……”的学猫叫,但它们依旧专心致志的练习“爬竿”动作,就好像这是它们的早操,没有到点绝不收操。一秒钟后,“啪”,我打开房间的灯,25瓦的灯泡撑不起整个屋子的明亮,但还是能让老鼠消停下来。我非常不喜欢这里的环境,夜里有老鼠蚊子轮番“攻击”……

对家属区的不理解,随着时间的流逝而不停的堆积,当我感觉快要待不下去的时候,一声:“亲爱的,我回来了。”就好像寒冬里的一堆火,温暖我的心,驱赶了我的不满。我往房门口望去,是兵哥回来了,所有的不开心随之消失。兵哥归来得暖意瞬间充满整个房间包裹我的周身,他走到床边俯身吻了我的额头,低声说:“起床啦!”说完就往厨房走去,他要给我做我们认识后的第一顿早餐。目送兵哥走进厨房后,我也起床了,他在煎鸡蛋,我在刷牙,当我把脸洗干净的时候,他已准备下饺子。不一会儿,饺子就出锅了,也许兵哥觉得少了点什么,跟我说:“等我会,我去食堂一趟。”仿佛话音刚落,但我抬头却已看到他一手拎着饭盒一手端着豆浆出现在我面前。他把手里的早餐都放在了膝盖高的桌子上,然后从饭盒里拿出一个鸡蛋,剥了喂给我吃。饭盒里还有一个鸡蛋跟几个馒头,我静静的注视着他,他的眼睛很小,但有一种沼泽般的深黑色,军衣军裤有些旧了,袖口起了毛。我用手想要扯去他衣角上的线头,他说:“没事,乖乖吃早餐。”吃完一个鸡蛋,就喂我吃饺子,我说:“我自己来,一起吃。”兵哥把筷子递给我,第一个饺子我喂给了他吃。他开始剥另一个鸡蛋,剥好后,便要给我,我说:“我不要啦,你吃。”不大的房间里、暗黄的灯光下,氤氲着一种温暖的气息,甜蜜而又幸福。这是我们第一次在一起吃早餐,除了早餐本身拥有的味道,我还品尝到了爱情的甜蜜。

上午,我们在房间里用手机看电影,日子简单却不无聊,仿佛只要跟兵哥在一起,无论做什么都特别有趣。兵哥说:“下午我带你去连队转转吧!”我说:“不去。”我有些害羞、不好意思,害怕自己平平的相貌会给他丢脸。兵哥又说:“那我带你去指导员家玩。”我说:“可以呀!”

“可可……”一个声音穿过厚厚的房门传了进来,我不知道是谁,兵哥说:“指导员来了”。他起身去开门,我稍微把凳子整理了一下,这是我第一次“正式”见兵哥的领导,心有些紧张……

指导员抱着一个大约一岁多的孩子,后面还跟着一个穿白色上衣的女人,应该是指导员的爱人。我说:“指导员好,嫂子好。”兵哥介绍完我们认识,便去逗指导员怀里的孩子,但小姑娘似乎有点害羞。我说:“指导员、嫂子你们坐。”指导员看着椅子上放着的一束鲜花,取笑兵哥:“不错啊,小伙子有进步,学会浪漫了”。兵哥羞红了脸说:“昨天战士外出,让带的。”

当兵哥接过战士手中花,送给我的时候,我惊喜的有些不知所措,但却表现出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那神情,后来我自己每一次回忆起,都想拍死自己。恨自己不懂情调,应该深深的把头埋进花里,好好的嗅嗅爱情的芬芳,我还欠兵哥一句“谢谢”。兵哥说:“我给你拍张照吧!”我说:“不用了。”,随后顺手把花放在进门后的第一张椅子上。

嫂子跟我聊起来,她说:“做军嫂很苦的,你看我一个人带孩子,有时候连饭都做不了,更别说上班了。一个人带着她,哪里也去不了。”我不善言辞,只是听着嫂子说着她这些年的不容易。她研究生毕业便就跟指导员结了婚,有了孩子,甚至她还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便随军来到了远离都市的军营。其实军嫂的苦,嫂子不是第一个跟我说的,但是无论谁跟我说多苦多累,都无法动摇我要跟兵哥在一起的决心。

夜在指导员一家准备离开的时候,拉开了帷幕。嫂子对我说:“有时间去我家里玩,我那里有网,可以玩手机、看电视。”我说:“好的。”嫂子给了我姐妹般的关怀,很暖、很感动。他们走后,我跟兵哥说:“以后我们要生个儿子,娶指导员家的闺女。”随后一阵没心没肺的笑声回荡在家属院的夜空……

本文章是小编的原创文章哦,感觉还不错的读者们,打赏鼓励下哦!小编会继续努力的。

感谢您的支持,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赏
欢迎微信扫一扫打赏鼓励小编!

责任编辑:【屈庆山

军嫂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军嫂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军嫂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军嫂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军嫂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我们将在第一时间进行删除。

※ 联系方式: 010-88266700

※ 投稿邮箱: junsaozg168@163.com

  • 文化
  • 政策
  • 心理
  • 教育
  • 思想